關於部落格
別墅設計
  • 19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報關註教育:讀幼兒園在臺灣與大陸的差別

來源:聯合報   中新網8月8日電臺灣《聯合報》8日文章稱,家有幼兒的人,這陣子可能有在逛幼兒園、註冊,等待九月開學季。臺灣的幼兒園向來是私營產業的天下,類型眼花撩亂,全美語、雙語、蒙特梭利……公立幼兒園的名額,相形之下少很多。分析指出,在公立、私立之外,推動幼兒園的第三種選擇,“對於老百姓都是好事。”但是,在臺灣,我們能不能衝出這種“二選一”的托育困局?恐怕還要靠老百姓自己爭取。   文章摘編如下:   該選擇公幼或私幼?隨便搜索“幼兒園、公、私”這三個關鍵詞,就會跑出大量指南。但這些公開網絡文件很少提及,幼兒園的公╱私之別,其實最大關鍵是“財務結構”的不同。   對臺灣的園所經營者來說,一個孩子讀合法幼兒園(不考慮黑牌)的精算成本,每月大約8000元(新臺幣,下同)左右。但是實際上,讀公幼,平均每人每月只要付4000元;讀私幼,平均每人每月,則要付10000元(有些人甚至付到兩萬!)。   為什麼公幼、私幼,每月收費至少有六千塊的差別?講白了,讀公幼,乃是政府承擔虧本,讓你家孩子享受“福利”。讀私幼,則是你要付出比成本價高一截的金額,業者才有“利潤”可享。   財務結構的不同,對臺灣公幼、私幼的發展趨勢,有決定性的影響。   舉例,“地方政府”喊窮,負債纍纍,結果近年鄉立公托發生關門危機。第二、少子女化、幼兒園競爭加劇,私幼為維持收益,教保人員嚴重低薪、勞動條件惡化。   第三、公幼“幼教師”配置規格特高,一班要兩師,但私幼依法只需一班一師。公幼教師薪資四萬起跳,也就是,公幼的營運成本,其實比私幼高出一大截!部分“地方政府”想將人力回歸一般水平,結果引發教師會抗議,堅持公幼多聘幼教師。私幼呢?業者串聯,游說立法院修法,主張完全取消幼教師聘雇規定!   兩種群體,意見超極端。說穿了,這是“政府虧本沒人在意”與“業者利潤絕不放棄”兩種極端的思維,對應公幼、私幼兩種營運模式,所衍生出的奇特社會現象。一個臺灣,兩種截然分裂的幼教世界。   結果,新世代父母的共同經驗是——政府無力普設公幼,你的小孩3歲想去公幼嗎?開班數極少,你要求神拜佛來抽簽!何況許多公幼沿襲小學,放寒暑假、下午四點放學,完全不符雙薪家庭的需求。考慮再三,爸媽只好每個月多付至少六千元,“舍公就私”。正好,私幼為了擴大營收,拿出了琳琅滿目的才藝課程、美語課程清單……這可是依循正規幼教理論的公幼,所沒有的service。   新世代的父母,可能內心不斷告訴自己:“先抽看看公幼,抽中當然省錢。但讀私幼也很不錯嘛,多花錢沒關係,我要給孩子最好的!”不過,低薪、人力流動、高工時的私幼教保就業環境,服務質量能夠“好”到哪裡去呢?家長似乎就很難想這麼多了。   對照組:大陸的幼兒園政策   臺灣教育部門今年公佈的“優質教保發展計劃”,明白承認:“臺灣公私立教保機構比例失衡”。教育部門還以大陸為例,強調:“大陸也只有少數私辦……臺灣公共化教保服務機構之比率確實偏低”。言下之意是,臺灣的公幼太少、私幼就讀人數太高,所以家長經濟負擔太重,我們的政策還不如對岸。   可是,對岸的幼兒園政策,就是砸大錢、推廣公立幼兒園嗎?   大陸的政策路線並非完全“大政府”式的公幼,而是積極扶持“收費較低的普惠性幼兒園”。廣東市的教育局副局長,接受南方日報訪問時,這樣詮釋:   “記者:‘政府扶持普惠園,老百姓有什麼實惠’?副局長:‘在廣州……(幼兒園政策)不是用教育券形式實現,而是通過控制收費標準,規範幼兒園辦學的質量水平平等,作為普惠園的認定因素。通過政府補貼成本(軟硬件),一方面,普惠園的收費會比較實惠,另一方面,其辦學質量也會提高,這對於老百姓都是好事。’”   “普惠性幼兒園”政策,除了增建公辦園之外,更重要的是“公部門管理+民間合辦”的思路。南京市政府的說法是:“引導原本價格不菲的民辦園放下身段,實現向普惠性幼兒園‘轉身’”。   臺灣可以學大陸?   臺灣的制度現況是,100個小孩上幼兒園,大概30個上公幼,70個上私幼。這兩個幼教世界底下,收費金額、營運模式都差很大。   假如臺灣也走大陸的“公私混合”路線?每100個小孩,變成30個上公幼、30個上混合型、40個上私幼呢?可以預期,經制度性的調整,家庭經濟負擔必然減輕,托育質量也會相對提升。   但是,臺灣要改革,還需要三項條件到位。   首先,若無民意基礎,由上而下推動類似的政策,恐遭私幼業者反彈——“業者利潤絕不放棄”的邏輯,需要更大的社會和政治實力,方能與之斡旋。   其次,政府對市場的治理能力不足,若無法形成有效自律的公私混合托育制度,鑽法規漏洞者將層出不窮,徒留地方官員疲於奔命。   最後,公幼雖是政府的“虧本生意”,但已經得到福利的人不會輕言放棄,沒得到福利的人,也不想扭轉游戲規則。這是“利出一孔”的典型困境:“把80%的資源,分給20%的人。剩下的80%的人會不會起來反對統治者呢?不會!他們會想盡辦法爭著成為那20%的人。”換句話說,如果大家只想著“希望有一天我也雀屏中選,享受優厚福利”,卻不肯改變資源分配、不讓更多人得到平價托育服務,那也是枉然。   可以這麼說——公共托育政策若無法改革,並非技術上不可行。是政治上的不作為,才導致問題原地踏步。   套用對岸的話,在公立、私立之外,推動幼兒園的第三種選擇,“對於老百姓都是好事。”但是,在臺灣,我們能不能衝出這種“二選一”的托育困局?恐怕還要靠老百姓自己爭取。(王兆慶)  (原標題:台報關註教育:讀幼兒園在臺灣與大陸的差別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